永遠懷念
崇威
我心愛的兒子崇威,發現他時,沒有任何的掙扎,靜靜地躺在餐廳的地上,就這樣離開了人世,去他下一趟人生的旅程。

我的大兒子崇威是一個熱心樂觀、獨立有自己想法、勇於追求夢想、愛好大自然、文筆很好的一個年輕人,在他20歲讀大學二年級的那年,2017年1月1日1時,在洗完澡並傳訊息給朋友後,就安然地躺在家中餐廳的地上離世,我們發現他已經是半夜3點,沒有對他急救,希望他走得順利。

很快的2年就這樣過去了,雖然他在世時大家都對他很好,他的離世大家都沒有錯,但這件事對我們一家人,尤其是對最愛他的父母及奶奶,衝擊真的很大,以前的種種回憶彷彿才剛發生過的錯覺,常困擾我們,許多事也很難面對及坦然,但我也很認真帶領家人走過這令人傷心的往事。不過,我們想著崇威他去到天上很好的地方,也就讓人釋懷,我想現在的他一定過得很好。

雖然我們住在台灣,對於我兒子離世的原因,上網得知香港有SADS遺傳性心律基金會,經聯絡SADS HK基金會李小姐並經推薦台灣遺傳心臟病的莊志明醫師,經過莊醫師幫忙基因檢測,已從崇威離世時的血液樣品分析出可能遺傳心臟病的基因,這將做為崇威的弟弟後續預防追蹤之用。在這裡我很感謝SADS HK基金會及莊志明醫師的協助及關懷!

我想崇威他來世是來報恩的,他完成他要做的事所以走了!
他的詩曾寫到:

曾經抹去的稜角,都是後來懷念的光,平凡的過程中,不一定是擁抱人群,而是光擁抱了你。

每次過馬路,我們要幻想眼前的斑馬線,白色橫紋成為彩色的紅橙黃綠藍靛紫,一條條鋪開,踩過它們,我們就跨過一條彩虹,過完它,我們就到達彩虹彼端。